1 頁 (共 1 頁)

【響尾蛇首戰】F-86F軍刀式戰鬥機~九二四溫州灣空戰英雄李叔元座機

有新文章發表於 : 2023-11-20, 22:32
rexkuang
圖檔
幾年前製作錢奕強在當時空戰時座機,因為序號為F-86F-30,而採用「6-3」主翼,並投稿於模型雜誌,造成後來無論模型廠家、他人畫作均以此為藍本製作或繪製;但之後學弟提供卓文義老師在空軍刊物撰文提及當初九二四空戰幾架掛載GAR-8飛彈的軍刀機,都是改裝有前緣縫翼的主翼的改良機型!這也 表示所有根據個人拙作衍生出的模型套件、金屬完成品或是相關畫作都是錯誤的! 又適逢國內模型專業職人Kasl兄開發九二四空戰時GAR-8的飛彈掛架與前緣縫翼改套! 因此決定趁此時機重新製作這 架名機!

圖檔
復工後記:停工這段時間,幸賴鄧明隆兄告知924空戰十一大隊所有參戰幾號,其中李叔元中校當時的座機為364/24410,因此決定將這件作品變更為李叔元的戰功機!

圖檔
空戰始末(文章引用自王立楨博士):
1953年9月11日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白沙飛彈試驗場成功試射響尾蛇飛彈,此時韓戰已經結束,短期內無法使其在戰場上作實戰測試,但是負責發展這個新式武器的美國海軍武器中心,深信此武器可以通過任何戰場上的考驗,美國的國防部也開始等待另一個適合的機會將這種新飛彈投入戰場來證明它的準確性......

圖檔
1958年初夏,台灣海峽戰雲密佈,先是7月29日中華民國空軍一大隊的兩架F-84G戰鬥機被中共擊落;再來8月14日中華民國空軍五大隊的F-86F軍刀機在平潭島上空將中共兩架MiG-17擊落;雙方劍拔弩張,海峽上空態勢一觸即發。

圖檔
美國國防部見到海峽兩岸的緊張情況,知道在短期間內雙方一定會發生重大衝突,於是在當年8月15日通知中華民國它願意將最新的響尾蛇飛彈提供給國軍作為抵抗共軍的武器,同時也想利用這個機會來印證那種新型武器的性能。

圖檔
中華民國國防部在得到這個消息後,馬上成立「明星計畫」(美方稱「黑魔鬼計畫」)專案小組來承辦接收及訓練等事宜,並指定由位於新竹的十一大隊來接收這種新型武器。

圖檔
選定十一大隊來接收這種新型武器也經過特別的考慮,當時全台灣只有三個作戰大隊是配備可與米格機匹敵的F-86F軍刀式戰鬥機,位於桃園的五大隊負責台灣北部的空防,位於屏東的三大隊負責南部的空防,只有讓新竹的十一大隊接收響尾蛇飛彈才不會影響空防的佈局。

圖檔
一架美國空軍C-124運輸機將響尾蛇飛彈在8月18日運抵新竹空軍基地。而當時駐防在屏東機場的美國陸戰隊第323戰鬥機中隊(VMF-323)也派出了5名士官與1名飛行員協助飛機改裝及人員訓練。第323戰鬥機中隊是當時美國在遠東地區除航空母艦艦載機單位之外唯一一支裝備這類先進武器的航空作戰單位,該中隊使用的FJ-4怒火式艦載戰鬥機(其實就是海軍版的F-86)可在翼下掛載4沒響尾蛇飛彈。他們將空軍F-86戰機上所使用的HAVAR火箭系統改裝成為帶有響尾蛇飛彈修正功能的射擊系統,同時也將40具飛彈掛架裝在20架(每架兩具)主翼經過升級的軍刀機上。

圖檔
當時的大隊長冷培澍上校是空軍中出名的猛將,他要求空地勤人員務必在一個月內完成響尾蛇飛彈的戰備訓練。

圖檔
8月23日傍晚,廈門的中共砲兵部隊對金門展開了大規模的砲擊,兩小時內發砲四萬餘發,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趙家驤、吉星文及章傑等三位將軍都在砲戰開始的一小時內遭砲擊重傷殉國。這種凶猛的攻擊架勢讓任何人都看的出來這回中共是來真的,只是當時不知道中共最後的意圖是台灣本島或是金馬等外圍小島。

圖檔
大規模的砲戰進行將近一個月之後,國防部在9月22日那天,下命空軍的偵照部隊在9月24日那天將溫州灣到汕頭的海岸線作全面偵照,希望由船隻的集結程度來判斷是否真有進犯台灣的意圖。

圖檔
十一大隊剛巧也在那天向空軍總部發出「作戰備便」的報告,於是空軍作戰司令部決定讓十一隊的F-86F戰鬥機攜帶響尾蛇飛彈出動,一方面是掩護前往溫州灣偵照的RF-84型偵察機,另一方面也想藉這個機會來測試響尾蛇飛彈的功效。

圖檔
冷培澍大隊長在接到作戰司令部的命令之後,和聯隊長時光琳少將共同擬定了出擊人員名單及編隊次序,當時的任務編組計畫是由冷培澍大隊長率領十八架軍刀機分成四個分隊出發,每個分隊的任務及成員如下:

圖檔
中層掩護分隊:呼號「Cool」,長機是冷培澍大隊長(駕361號),二號機陸渭松上尉(駕347號),三號機林希偉上尉(駕260號)及四號機龔仲康中尉(駕085號/美軍序號52-4824),這個分隊的任務是擔任38000呎高度的掩護。

圖檔
高層掩護分隊:呼號「嘉陵」,長機是41中隊副隊長唐積敏中校(駕351號/美軍序號52-4806),二號機李載權中尉(駕131號/美軍序號52-5321) ,三號機王淵博上尉(駕143號) 及四號機張心墉中尉(駕141號/美軍序號52-4545) ,這個分隊的任務是擔任44000呎高度以上掩護。

圖檔
低層掩護分隊:呼號「黑龍」,長機是41隊隊長馬大鵬中校(駕354號) ,二號機夏繼藻中尉(駕355號/美軍序號52-4473),三號機李維揚上尉(駕359號/美軍序號52-4814) 及四號機余清長中尉(駕373號/美軍序號51-13387),這個分隊的任務是擔任37000呎以下掩護。

圖檔
主攻分隊:呼號「Arrow」,長機為44中隊中隊長李叔元中校(駕364號/美軍序號52-4410),二號機傅純顯中尉(駕353號/美軍序號52-4884),三號機錢奕強上尉(駕365號/美軍序號52-4494) 及四號機宋宏焱上尉(駕368號/美軍序號52-5396) ,這四架軍刀機是當天掛載響尾蛇飛彈的飛機。此外編隊中還有劉賡元上尉(駕134號/美軍序號52-4268) 及謝祥龍上尉(駕140號/美軍序號52-4544),但他們兩人的飛機並未攜帶響尾蛇飛彈。

圖檔
當天任務的主要目的就是測試響尾蛇飛彈的功能,所以將攜帶響尾蛇飛彈的主攻分隊六架飛機安排在整個編隊的最前方,而高層掩護分隊四架飛機的真正任務是誘敵,他們是當天唯一受命飛在凝結尾高度之上的飛機,目的就是要以醒目的凝結尾吸引前來攻擊的敵機,李叔元所率領的主攻分隊的任務是:「只要天空出現第五條凝結尾,馬上就上去打他!」

圖檔
9月24日早上九點五十八分,在無線電完全靜默的情形下,冷培澍上校與陸渭松上尉的兩架軍刀機鬆開了剎車開始起飛滾行,軍刀機在不到十五秒的時間內已雙雙衝進了蔚藍的天空,其餘的十六架飛機以兩架一批、十秒鐘的間格,尾隨於後出發。

圖檔
十八架作戰飛機按時升空兩分鐘之後,與由桃園6大隊前來的兩架RF-84F偵察機會合,這二十架戰力空前的大編隊開始以雷霆萬鈞的架勢向溫州灣方向爬升前進。

圖檔
十點三十分主攻分隊準時抵達溫州灣上空,但是天空中蔚藍一片,連平時慣見的白雲都消失了蹤跡。李叔元中校帶著編隊轉了一圈後,將航向對準西南方向前進,就在這時耳機中傳出了戰管的呼叫:「Arrow 分隊,Bogey兩點(不明機在兩點方向),二十哩。」

圖檔
所有主攻分隊的飛行員幾乎同時都把頭轉向右前方搜索,不一會兒在右方天際發現了八條凝結尾分成兩股正在向西南方前進,這下子情形突然複雜起來了,任務提示時明明指出我方只有嘉陵分隊飛在凝結尾高度之上,如今兩股凝結尾同時出現,那麼一定有一批是中共方面的米格機,但是距離這麼遠,根本分不出機型,到底哪一批才是敵機?

圖檔
就在李叔元不知如何分辨敵我之際,其中一批凝結尾開始左轉,李叔元急中生智立刻打破無線電靜默,按下話扭說:「Arrow廣播,有編隊左轉的友機,立刻回答!」

圖檔
五秒鐘之後,沒有任何人答腔,那一批敵機於是被確定。

「Arrow分隊,salvo!」確認敵機後,李叔元下令主攻分隊的六架飛機將副油箱拋除,十二個副油箱在一陣油霧中向海面落去。甩掉副油箱後的軍刀機頓時像是除去負重的駿馬,除了速度顯著的增加了許多之外,操縱起來也更靈活了。

圖檔
主攻分隊在李叔元的率領下,高速的由外圈切入內圈迅速的追上了那批轉彎中的米格機,在雙方距離接近到兩哩半左右時,李叔元的耳機中響起了一陣「嗶,嗶」聲,那是響尾蛇飛彈的瞄準系統在告訴他飛彈已經“看”到敵機了,但是他仍舊然很沈著的帶著編隊繼續追蹤,到雙方距離接近到一萬呎左右時,李叔元按下了飛彈發射鈕,「咻」的一聲,一顆響尾蛇飛彈帶著橘紅的火焰由李叔元的左翼下射出,對著米格機尾管的熱流衝去,飛在李叔元右翼的三號機錢奕強上尉也在那時對著另一架米格機按下了飛彈發射鈕,幾秒鐘之後那批米格機中的二號機與三號機同時中彈爆炸,另外兩架米格機在毫無警覺的狀況下見到其它兩架飛機炸成碎片,立刻向左爬升逃逸,錢奕強馬上將機頭拉起同時向左壓桿對著那兩架米格機又發射了一枚飛彈,但是這枚飛彈卻沒擊中目標。那時飛在李叔元左翼的二號機傅純顯中尉馬上跟上去,並在耳機中響起嗶聲之際將飛彈射出,這枚飛彈成功的將那兩架米格機其中一架擊中。

圖檔
就在錢奕強帶著宋宏焱向左飛去的時候,他們發現了另外八架米格十七由右方包抄而來,錢奕強因為飛彈已經用完了,所以只有利用傳統的「剪形」戰術與敵機纏鬥,宋宏焱也緊跟著錢奕強的飛機,隨時替他注意到沒有“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情況。

圖檔
錢奕強跟著敵機轉了沒多久就飛到敵機的後方了,然後用機槍將那架敵機擊落,至此他已經擊落兩架敵機,他興奮的將飛機拉起,向高爬去。就在那時宋宏焱發現了兩架敵機正在他自己的一點鐘方向,他覺得這真是個難得的機會,於是他沒有跟著錢奕強爬高,反而將飛機對準敵機飛去,並在雙方接近到五千尺左右時將他僅有的兩枚飛彈對著敵機射出,但是只有一枚命中目標。

圖檔
至此主攻分隊一共發射六枚飛彈,其中四枚命中敵機,李叔元中校興奮的將戰果向大隊長報告,冷培澍上校見測試飛彈的任務已經達成,於是下令主攻分隊立刻回航,李叔元雖然覺得還可以再繼續和敵機拼幾個回合,但是戰場上的紀律比擊落敵機更為重要,於是李叔元呼叫主攻分隊集合回航。

圖檔
就在主攻分隊回航之際,高空掩護的嘉陵分隊也正和四架米格十七展開纏鬥,唐積敏和他的僚機李載權兩人竟由44000呎一直追到離地面只有2000呎的高度,才將那架飛機擊落在路橋機場南邊不遠處。

黑龍分隊在掩護偵察機偵察照相時,由耳機中可以聽出主攻分隊與嘉陵分隊都已和敵機發生纏鬥,由座艙中外望也可以看到高空中的蔚藍天色上現在已經充滿了一條條細細的白線,大家知道那些是敵我雙方的飛機在高空追逐時所留下的痕跡,雖然每個人都想趕快上去支援友機作戰,但是掩護無武裝的偵察機是更重要的任務,所以更是小心翼翼的注意著附近的空域,希望能發現任何前來偷襲的敵機。

完成偵照任務後,黑龍分隊繼續護送偵察機回航,一直到南麂山列島以東二十哩的地方時,偵察機飛行員楊世駒覺得已經可以安全返航了,於是通知黑龍分隊:「不要再跟著我了,你們趕快回去參戰吧!」領隊馬大鵬判斷情勢,覺得偵察機的確沒有敵情的顧慮後,轉身帶著幾架興奮的僚機再度衝向溫州灣上空。

當黑龍分隊正在接近戰場時,馬大鵬看見一架軍刀機正追著兩架米格機由高空而下,於是他毫不遲疑的加入戰鬥,跟上其中一架米格機。馬大鵬的二號僚機夏繼藻也緊跟著長機衝了下去,而且在馬大鵬將敵機擊落的當頭發現一架落單的米格機正在自己的飛機左下方,年輕好勝的他顧不得當時飛機的油量只剩下1500磅,一壓翅膀就跟了下去。

就在夏繼藻追擊敵機的時候,總領隊冷培澍上校計算在空軍刀機的油量經過近一小時的戰鬥飛行後,所餘油量該也不多了,於是呼叫所有飛機回航,但是當時夏繼藻已是騎虎難下無法脫身,他緊追著前面的米格機躦昇、俯衝、上下翻滾,最後終於將對手擊落時已是深入大陸上空。當他將機頭拉起對正台灣回航的時候,軍刀機所餘油量已不足1000磅,他只有盡量爭取高度希望能在最後一滴燃油燒盡以前返回台灣。
上午十一點半,夏繼藻終於回到台灣本島上空,那時油量表的指標已經指零,發動機隨時可能熄火,所以當他看見桃園機場時,他馬上決定就在桃園機場落地,結果飛機在跑道上時就因油盡停車,他靠著剩餘的衝力才將飛機滑出跑道。

當夏繼藻安全降落桃園的消息在中午時分傳到新竹的時候,十一大隊大隊部裏的人才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為了失蹤的那一架軍刀機已經緊張了半天了,八比一與八比零之間的差距是很大的。

9月24日那天的戰役是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之後,海峽上空所發生的最大一場空戰,因為除了十一大隊擊落了8架米格機之外,5大隊及3大隊也在掩護任務中各擊落一架敵機。然而當天最大的戰果卻是瞭解了響尾蛇飛彈的實戰功效。

當年11月台海戰事告一段落之後,美軍太平洋空軍總部特別將十一大隊使用響尾蛇飛彈立功人員邀請到夏威夷渡假,並向美軍人員提出使用飛彈的簡報。美國國防部也在民國四十八年(1959)之後,將響尾蛇飛彈大量的以軍援名義提供給中華民國空軍所有的作戰中隊。

時隔65年,我終於能將響尾蛇首戰空戰英雄李叔元中校在924空戰駕駛的軍刀機正確機序號與外型製作出來,了了一樁心願!

Re: 【響尾蛇首戰】F-86F軍刀式戰鬥機~九二四溫州灣空戰英雄李叔元座機

有新文章發表於 : 2023-11-21, 06:30
glibble
所以說,參戰的機型都使用F-40型的加長主翼嗎?

Re: 【響尾蛇首戰】F-86F軍刀式戰鬥機~九二四溫州灣空戰英雄李叔元座機

有新文章發表於 : 2023-11-21, 18:38
rexkuang
glibble 寫:所以說,參戰的機型都使用F-40型的加長主翼嗎?

只能確定353、364、365、368這四架掛飛彈的軍刀機是F-40型主翼

Re: 【響尾蛇首戰】F-86F軍刀式戰鬥機~九二四溫州灣空戰英雄李叔元座機

有新文章發表於 : 2023-11-21, 23:32
glibble
rexkuang 寫:只能確定353、364、365、368這四架掛飛彈的軍刀機是F-40型主翼


謝謝